广州首个3D打印产业园 ——民营工业设计园区的前世今生

时间:2014-11-18 11:15来源:新华网作者:yeyan 点击:
------分隔线----------------------------

摘要:不久前,广东第一个3D打印园区在广州荔湾东沙工业区挂牌成立,受到各界关注。一方面,3D打印技术本身为社会进步带来的效应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引来好奇目光;另一方面,首个挂牌成立的园区将为3D打印产业的展带来什么,也成为谈论焦点。

关键字:3D打印,3D打印技术,3D打印产业园

  不久前,广东第一个3D打印园区在广州荔湾东沙工业区挂牌成立,受到各界关注。一方面,3D打印技术本身为社会进步带来的效应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引来好奇目光;另一方面,首个挂牌成立的园区将为3D打印产业的展带来什么,也成为谈论焦点。

  为此,新华网产业园频道记者采访了园区运营方及入驻企业,从园区运营方与企业需求角度展现园区从无到有的过程以及对产业前景的预期。

  3D打印产业园前身

  走进广州3D打印产业园,首先看到的是成立于2011年的广东工业设计科技园的大门,而在同一个园区内的广州3D打印产业园的大门还正在修葺。一园两门,折现出产业新旧交替的雏形。

  谈及广州3D打印产业园的前世今生,不得不提到广东工业设计科技园的由来。作为一个获得政府正式授牌的工业设计园区,其前身是一家叫做广州市晟龙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晟龙公司)的企业。四目望去,园区产权所属的2栋楼,均是晟龙公司的厂房。

广州首个3D打印产业园 ——民营工业设计园区的前世今生

  由晟龙公司原职工宿舍改造成的广东工业设计园区办公楼

  2008年,原本还是晟龙公司厂房的广州东沙工业集群区一隅,正在经历一场来势凶猛的金融危机。而当时100%靠出口生存的晟龙公司与许多企业一样,遭受了严峻的打击。08年金融危机以后,晟龙公司从1000多人削减到200多人。为了生存,广州市晟龙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陈孝超开始瞄准涉及企业核心竞争力的工业设计。

  “因为金融危机我大量裁员,才想去找外包设计。过程中发现外面的设计公司某一项技术可以,但没有整合,也比不上国外的技术。所以我开始摸索将中小工业设计企业组织到一起,利用裁员后工厂的空地扶持他们,就这样引进了工业设计企业。”陈孝超说,“在我们抱团的时候,获得了政府的支持,政府也想把广州的工业设计搞上来,所以促进了广州工业设计科技园在2011年8月的成立。”

  无独有偶,广州3D打印产业园的成立与集聚于广州工业设计科技园的企业相关。陈孝超坦言:“在对外去找工业企业时我看到有人已在研究和生产3D打印机,这是很新的思路,随后开始关注与投入。了解发现,广州已有10几家企业在做3D打印,便开始拉他们进园区来孵化。”

  没有经验 先孵化再扩展

  广州3D打印产业园的成立既然与广州工业设计科技园已属“同胞”,其发展模式也与广州工业设计科技园相同,均是走内部孵化路线。

  在将厂房改造升级为广州工业设计科技园前,陈孝超及其团队是没有园区运营经验的。陈孝超坦言,他们最大的优势就在于此前运营的晟龙公司——因为有20多年电子科技公司运营经验与一定的设备存储量,招进园区的工业设计企业可以依托晟龙公司直接出产品。

  “比如做磨具,如果是园区企业要找我们做磨具,资金周转困难可以赊账,价钱也是7折左右,且省下了运输成本。”广州工业设计科技园副总经理陈湖斌说,“与此同时,我们成立的广州工业设计促进会也囊括了工业设计上下游的各类企业,方便行业内交流,并定期开展活动。”

  同样,广州3D打印产业园对3D打印企业的扶持将继续走此道路。在广州3D打印产业园获得授牌之前,晟龙公司已牵头成立了广州市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

  园区管理方利用自己曾运营同类型企业的经验,塑造园区产业链的内部孵化形式获得了一定认可。2013年,广州工业设计科技园被评为广州市级孵化器。

  在采访中陈孝超对记者透露:“广州工业设计科技园的前身便是晟龙公司的厂房,没有任何一块地是从别的地方拿的。”但广州3D打印产业园的成立促使园区不得不去“扩张”。

  据了解,两园区合并的16.8万平方米面积,仅有2栋楼产权属于晟龙公司暨园区管理方。 “周围的房子是我们一点一点谈下来的,告诉他们与我们合作的优势,慢慢的园区四面的厂房都开了进出园区的门,加入了园区。要入驻的企业在晟龙自己的旧厂房租完后,可以租这些办公场所,争取到的园区政策与他们共享。”陈湖斌说,“民营企业做园区需要自己垫钱,只能这样一点一点来。”记者观察到,非晟龙产权所有的大楼与园区已融为一体,实现了互通。目前,园区租金定位为每月30元/平米。

广州首个3D打印产业园 ——民营工业设计园区的前世今生

  图中央为正在修葺的3D打印产业园大门

  盈利模式多样

  在采访中,陈孝超与陈湖斌多次表示要将园区内原晟龙公司所占的面积进一步缩小。“最好就是跟这些小型设计企业一样,只有10几个人在园区内办公就可以了。”陈孝超说。

  晟龙公司所占面积的缩小意味着生产的缩小。他们甚至表示,晟龙公司的产量也许会进一步压缩直至为零。以3D打印为例,虽为科技企业,但晟龙公司将不研发生产3D打印机。另一方面,生产在压缩,园区租金又有限,如何盈利成为了摆在园区管理者面前的难题。

  陈湖斌告诉记者,未来园区打算从专业人才培养、建立销售渠道等各方面盈利。据了解,明年园区将以3D打印联盟的名义成立全国首个3D打印教育培训基地。基地成立后,将通过对企业与学校的双向收费培养人才。同时,帮助企业销售也成立园区管理方与企业共赢的平衡点。

  广州捷和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第二家搬进园区的3D打印企业,该公司总经理李一奇告诉记者,人才的短缺已经成了掣肘公司快速发展的因素。“广州这边人才匹配度还是不够,我的厂如果在深圳,发展速度会快些,因为很快能招到合适的技术人员。”他说,“选择进驻园区有几点原因,一是抱团发展;二是除了物质上的补贴,这里有很多同行的经验交流及销售渠道交流;三是企业强项在研发,但一些机加工磨具供应端缺乏,难以找到合适的加工方,导致产品生产周期变慢。而进驻园区,直接在园区加工则省事省时。”

  针对此点,陈湖斌介绍,园区也正在购买一些含电脑数控的加工设备以满足3D打印企业的要求,打造服务园区企业的平台。

  记者手记

  3D打印产业园前景如何?

  作为民营工业设计园区,广州首个3D打印产业园可以说是民营园区与工业设计合力发展的探索。

  据了解,目前广州3D打印产业园进驻的企业已有8家。从广州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的会员涵盖华南理工大学、中科院广州电子研究所、广州市社科院等科研机构及3D打印技术行业的设计、研发、制造、供应、应用等上下游产业链企业来看,园区的内在服务策略已有了较丰富的积累。

  但结合园区面积较小,属于民营且资金短缺的情况,园区未来能否顺利实现扩容,将更多的3D打印企业与工业设计企业囊括其中仍有待观察。同样,未来园区能否实现形成3D打印产业链的愿景,并成为广州3D打印产业的集聚地与人才输送地,仍需留给时间检验。

【光粒网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yeyan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凡光粒网注明"来源:光粒网"或"来源:www.oeworld.cn"的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本网刊载的所有与光粒网栏目内容相关的文字、图片、图表、视频等网上内容,版权属于光粒网和/或相关权利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光粒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书面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光粒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免责申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光粒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在线投稿有投稿需求的公司企业请直接在线申请,其他项目合作联系 QQ:1965483967 QQ:2644977628 → 在线申请投稿 >
Copyright  ©  2010-2018 oeworld.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光粒网 版权所有
鄂ICP备1101313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