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机器人发展水平对比分析:珠三角落后于长三角

时间:2015-02-02 16:30来源:南方报网-南方日报作者:yeyan 点击:
------分隔线----------------------------

摘要: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佛山艾乐博机器人公司创始人农百乐对上海虹桥机场从陌生到熟悉。他甚至开始对机场麦当劳里服务员的上海普通话感到亲切。

关键字:机器人,机器人制造,工业机器人

  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佛山艾乐博机器人公司创始人农百乐对上海虹桥机场从陌生到熟悉。他甚至开始对机场麦当劳里服务员的上海普通话感到亲切。
 
  上海的冬日远比广东难耐,但对于机器人企业来说,上海周边数百公里内的长三角,始终“春意盎然”。至少对农百乐来说,长三角已成为他最重要的业务增长点。
 
  在这里,由政府造势、企业扮演主角的“机器换人”,形成了足以令国内其他地区感到陌生的大潮。从上海到杭州、苏州、宁波,乃至经济规模仅相当于佛山一个区的县级市,都在掀起生产线上的制造革命。
 
  农百乐感叹自己是这场时代剧变中的“小角色”。尽管他创业立足的珠三角是国内唯一能与长三角抗衡的经济圈,但他仍常为长三角制造业对机器人的应用程度而震撼不已。
 
  在巨大的经济洪流中,一家小小的机器人企业的命运充满了偶然。但“偶然”并不能完全解释他在千里之外所经历的一切。
 
  2014年底,农百乐一年中第12次前往上海,展现在他眼前的,仍是那些令他激动的制造业景象,也令他对珠三角制造业的未来增加了更多的期待。
 
  崇明岛上的佛山机器人
 
  崇明岛的景象并不“大上海”,反而令农百乐联想起佛山一些镇街工业区。即便是中国最大、最国际化的城市,仍能找到让人熟悉的制造业气息。
 
  2014年12月2日晚,靠在舷窗边上的农百乐俯瞰着上海熟悉的夜空。这是2014年的最后一次上海之行。天亮后,有一批散布在长三角城市里的企业,等待与这家来自珠三角的机器人公司对话。
 
  第二天约见的客户地处偏远,但从5月份以来农每月都要走一遭,因此路程和时间节奏他都熟稔于心,就像走在佛山到广州的路上。他像个上海上班族一样踏进地铁,午饭前赶到了这家位于崇明岛北部的企业、国内著名的高档不锈钢炊具生产商之一。
 
  崇明岛的景象并不“大上海”,反而令农百乐联想起佛山一些镇街工业区。即便是中国最大、最国际化的城市,仍能找到让人熟悉的制造业气息。由于企业周边罕有饭店,农百乐早就成为工厂门口一家路边摊“最遥远的熟客”。这次,他像往常7个月一样,在这里解决了午餐。
 
  随着午休开始,这家大企业越来越热闹。出入大门的工人们不知道,路边摊上的农百乐,就是厂里正在使用的机器人冲压生产线的提供者。
 
  同时,新的三条机器人生产线装备,也正从广东运来,代替他们其中一些人的工作。这笔生意早在8月就已谈妥。此次农百乐一行目的之一,就是要实地勘察,做好全部四条线的安装规划。
 
  炊具冲压机器人能像巧妇揉面一般,把金属板材拉伸、切边、卷边、一气呵成制成锅具半成品。农百乐提供的机器人生产线,每天两班倒,每班生产3000个,比厂里的人力线多出600个。
 
  长三角有更多企业爱上这种既可靠又可怕的效率,甚至开始依赖。事实上,很多当地人宁愿舍弃相对高的工资,也不愿意从事这类累人的岗位。
 
  农百乐不满足于此,他按客户需求规划的4条机器人线投产后,将超越单线的效率:减少搬运环节,实现工件不落地生产,使前后的工序更简单、顺畅。4条线总共只需要2个工人。
 
  在农百乐创业的珠三角,类似的传统生产线总量居世界前列,被公认为可与长三角媲美的机器人市场之一。但他在实际接触中发现,尽管珠三角机器人研发、生产、应用都发展迅速,但长三角在市场应用方面走得更远。
 
  农百乐的同行、佛山利迅达董事长霍锦添曾于2014年向媒体表示,“整个珠三角的工业机器人发展水平大大落后于长三角”。
 
  国际巨头的供应链布局提供了另一种佐证。去年底,库卡机器人广州分公司总经理辛志表示,库卡在全国有两三百家系统集成商,三分之一集中于长三角,四分之一在珠三角。
 
  然而对于机器人企业来说,市场就是一切。农百乐无暇思考长三角与珠三角的差别,崇明岛只是他此行的开始。
 
  政府“催着企业换人”
 
  有企业负责人很神秘地透露,所在地出台了“内部文件”,要求企业一定要在2020年前,让机器换人的比率达到某个看起来很高的数值,减少低端劳动岗位。
 
  如有人能汇总全国机器人厂商的行程表,很可能会发现,长三角已悄然成为这类人群最热门的商务出差目的地。
 
  事实上,简单将长三角与珠三角对比并不公平。前者地理范围涉及上海市、江苏省和浙江省,远大于珠三角。1月中旬,浙江媒体报道,截至目前,浙江省使用的工业机器人总量占全国的15%,居全国各省第一位。
 
  来自佛山的农百乐,只是被吸引来的厂商中略微忙碌的一个。他们的壮大过程,不可避免地与长三角制造业的命运绑在了一起。
 
  在上海盘桓两天之后,农百乐匆忙赶往浙江绍兴,一家要求他保密的企业。在包括CCTV在内的全国媒体上,人们常能看到这家企业的广告。
 
  这已是第三次会面,需要敲定具体投产方案。回顾生意的初始,农百乐发现平淡到毫无故事可讲。对方没把引进机器人当成“改朝换代”的大事—既没有好奇心,也没有强烈的顾虑和不安全感。
 
  经过早期在珠三角、长三角的开拓,他对后两种情绪非常熟悉,也准备好了种种应对。他常要扮演两种角色:首先是机器人启蒙教育者,然后才是厂商。这有点让他联想起上世纪90年代推销286计算机的电脑商。
 
  但在这家企业,这几乎都用不上。尽管对方仍然谨慎,但这种谨慎,看起来与购买一条传统生产线相比,没有太大区别。他们做足了功课,更直截了当关心农百乐能在多大程度上配合好生产需求。
 
  农百乐很快理解了这种状态:长三角企业的“机器人观”正在加速成熟。从2013年开始,就陆续有长三角企业告诉他,“机器换人”已上升到地方政府“催着往前走”的程度。
 
  还有企业负责人很神秘地透露,所在地出台“内部文件”,要求企业一定要在2020年前,让机器换人的比率达到某个看起来很高的数值,减少低端劳动岗位。
 
  在这种氛围下,在一些城市乃至乡镇,有企业上马机器人后,政府和媒体会大张旗鼓地宣传,也有企业拿到了象征性的政府补贴。
 
  中国社科院于近期发布的《社会蓝皮书:2015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称,未来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将加速减少,在2020年之前年均减少155万人;2020—2030年将年均减少790万人。这实际上是“机器换人”最大的硬道理。
 
  单就长三角而言,其机器人应用局面,与政府强势推动直接相关。杭州是长三角“机器换人”最抢眼的城市。去年初,杭州余杭区发布的《关于推进“机器换人”加快企业现代化技术改造的实施意见》中,围绕提高装备智能化率、产品优等品率、生产安全率、节能减排率四个目标,提出了众多细节。在机器人厂商看起来也堪称专业。
 
  可操作性是此类政策的核心意义。余杭区提出,对总投资金额在100万元以上、且劳动用工减少20%以上的“机器换人”项目实行财政资助,资助单个项目最高不超过1000万元。甚至人民银行余杭支行也要研究制订加大对企业“机器换人”的信贷支持政策。
 
  余杭在塑造一种氛围。该文件提出,要充分发挥新闻媒体作用,大力宣传加强企业“机器换人”的重要意义,树立一批“机器换人”典型企业,宣传其发展成效和先进经验,营造全社会重视的氛围。
 
  下至镇街级别的基层政府甚至都面临考核压力。余杭区就宣布,将对各镇、街道和有关平台考核增加“机器换人”内容,考评结果作为年度工作目标责任制考核的重要内容之一。类似的一系列提法,在佛山鼓励机器人发展的文件中,目前较少提到。
 
  这只是一个区的故事。在余杭区背后的杭州,2014年预计全年“机器换人”企业总投资超818亿元。
 
  相隔千里的快与慢
 
  机器代人不完全是为了节约人力,而是提升企业价值。这可能是非常不务实的投资理念,但农百乐却能在长三角为这种价值观找到更多共鸣。
 
  某种程度上,机器人生产线在长三角一些行业已成为企业实力的标志物。2014年11月,农百乐在浙江某地谈成两条生产线的生意,令他印象深刻:对方企业成立不足一年,两条机器人线是其最早的生产线之一,而不是用来换掉传统生产线。但实际上当时其企业产量和订单还都很少,却有魄力上机器人。
 
  “那个老板说,机器人就是核心竞争力。新厂想代工国际大牌,人家看到你的机器人线,才相信你的产能和工艺稳定,才有希望。”农百乐为这句话激动不已。
 
  也许因为机器人成潮的大环境,农百乐在长三角常遇到项目推进速度方面的惊喜。在此前的2014年9月底,他接到佛山同事的电话,称有苏州企业有意合作。当时他恰巧在苏州,随即就上门见面,当天双方就基本敲定合作,此后迅速签约。
 
  快节奏背后是迫切的心态。他认为,佛山等地企业的人力和成本压力,可能不如长三角。行业氛围也是重要因素。“长三角企业爱抱团,并不排斥同行,有一起做产业的想法;而珠三角企业家比较低调,同行多数是冤家,自己用什么新工艺或技术,不乐于宣传。”他分析,“肯定有一些佛山企业用了机器人,但较少人注意到。”
 
  不过,人力和成本压力,未必是企业使用机器人的唯一动力。在农百乐的长三角客户中,也有对机器人激情澎湃、思路超前的企业家。因为制造业升级,也必然要求制造工艺的优化提升及自动化改造。
 
  离开绍兴后,他次日到杭州拜访的一家大型五金企业就是如此。这不是初次见面,对方一直希望,能实现一项超前的机器人项目,改变传统生产方式,而非简单地换下工人。

【光粒网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yeyan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凡光粒网注明"来源:光粒网"或"来源:www.diodelaser.com.cn"的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本网刊载的所有与光粒网栏目内容相关的文字、图片、图表、视频等网上内容,版权属于光粒网和/或相关权利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光粒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书面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光粒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免责申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光粒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在线投稿有投稿需求的公司企业请直接在线申请,其他项目合作联系 QQ:1965483967 QQ:2644977628 → 在线申请投稿 >
Copyright  ©  2010-2018 diodelaser.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光粒网 版权所有
鄂ICP备11013139号-2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251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