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光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业界 > >> 正文

谷歌似乎更专注于具体业务 员工无限福利时代或将一去不复返

2023-01-30 10:21 来源:网易科技     

  自成立以来,谷歌在硅谷就显得有点“异类”,该公司并不专注于盈利,坚持永不向华尔街低头的誓言,并为员工提供令人艳羡的各种福利。然而,最新进行的大规模裁员似乎表明,谷歌已经发生了改变,现在该公司似乎更专注于具体业务,员工无限福利时代也一去不复返。

  2004 年,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进行了一场有些另类的 IPO 路演。他们没有穿西装,而是穿了休闲服,拒绝回答金融大咖的许多问题,并警告投资者,这家新上市的公司可能会利用其资源“改善世界上的许多问题”,而不是专注于盈利。

  两位创始人都担心公司上市后会受到更多限制,并发誓永远不会向华尔街低头。为了确保能够兑现承诺,佩奇和布林对公司进行了精心组织,使他们控制了大多数有投票权的股份。谷歌没有首先将赚到的钱返还给股东,而是用于招揽和留住创新人才,为他们提供内部按摩、免费食物和丰厚薪酬等福利。

  例如,2010 年底,佩奇和布林宣布全员加薪 10%,将本就丰厚的年度奖金再增加一倍,并为员工送上 1000 美元的圣诞礼物。谷歌员工不仅领着科技领域最高的薪酬,还获得了利润丰厚的股票奖励。两位创始人的慷慨表明,他们真的将员工视为公司的发展核心。

  然而,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最近宣布裁员 1.2 万人,约占其员工总数的 6%,其中包括许多高管以及部分从公司成立之初就在那里工作的元老。对于一家以溺爱员工著称的公司来说,裁员是一种精神上的冲击。特别是考虑到某些员工被冷漠地裁汰,甚至在与长期共事的同事告别之前,他们的电子邮件访问权限就被切断了。

  Alphabet 并不是唯一一家大规模裁员的公司。Meta、微软、Salesforce、亚马逊和其他公司的高管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希望通过裁员来减少突然让他们觉得冗余的员工。Alphabet 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的表态与其他公司简报中的措辞十分相似,好像都出自 AI 聊天机器人 ChatGPT 之手:“非常抱歉,我们在疫情期间对招聘过于乐观了,所以你们中的有些人将不得不离开。但这只是我们发展轨迹中的一个转折点,我仍对未来感到兴奋!”

  然而,Alphabet 的裁员与其他科技巨头毕竟有些不同。除了 2009 年解雇了数百名销售人员外,该公司从未进行过如此大规模的裁员。与此同时,也有迹象表明,员工享受无限制福利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举例来说,受裁员影响的人中,有 27 名是谷歌的内部按摩治疗师。

  而且,谷歌并没有陷入财务危机之中。尽管像最近多数科技公司一样,谷歌增长有所放缓,股价也在下跌,但该公司仍在赚取大量现金。在最近一个季度,该公司勉强维持住了 140 亿美元的利润,其现金储备高达 1160 亿美元。在过去的几年里,谷歌已经花费了超过 1000 亿美元回购自己的股票,这是华尔街喜欢的事情,但对公司业务本身没有任何帮助。

  皮查伊确实有理由进行裁员和削减福利。谷歌有 18.7 万名员工,但不可否认的是,其中有数千人的工作并非是该公司必不可少的,不仅是按摩治疗师,还有数百名从事非必要项目的中层管理人员。布林和佩奇总是觉得中层管理人员延缓了创新。正如可以预期的那样,那些在竞争激烈的 AI 领域工作的人,包括谷歌 AI 研究团队 Google Brain,都没有受到裁员的影响。事实上,皮查伊辩称,削减开支是为了让谷歌能够在 AI 方面投入更多资源。

  但在某些方面,裁员似乎代表了一种逐渐转变的理念。多年来,Alphabet 始终为致力于开发新技术的项目提供资金,并创建了专门的独立部门,比如名为 Area 120 的内部孵化器,由于本月的裁员,该部门基本上已经关闭。Alphabet 负责“登月计划”的 X 部门也进行了精简。华尔街多年来一直抱怨该公司雄心勃勃的“其他赌注”无法盈利,现在该公司似乎更专注于更具体的业务。

  毋庸置疑,Alphabet 为了追求“下一件大事”(Next Big Thing) 而投入了数十亿美元。这些项目之所以被称为“登月计划”是因为,只要取得一次成功就可以抵消 100 次失败的代价。可以说,谷歌的押注已经部分取得成功。Google Brain 始于 X,现在不仅被集成到谷歌中,而且是公司几乎所有软件的关键组件,在即将到来的生成式人工智能(AIGC)大战中将具有关键优势。

  此外,在美国政府和欧盟不赞成大型科技公司进行垄断性收购的情况下,投资新的内部业务变得更加重要。自推出搜索功能以来,谷歌最成功的举措是在 2006 年斥资 16 亿美元收购视频分享平台 YouTube。如果这起收购发生在今天,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主席莉娜・汗 (Lina Khan) 可能会强烈反对。

  同样,Alphabet 似乎更倾向于为员工提供令人艳羡的福利。事实上,没有多少公司能够产生足够的利润来支付所有这些费用。但布林和佩奇的核心理念是,像对待皇室成员那样对待员工将产生丰厚回报。这本身就是一种颠覆性的创新,它成了几乎所有硅谷竞争对手模仿的榜样,不仅是科技巨头,资金雄厚的初创公司也是如此,他们争夺顶级厨师就像争夺机器学习专家一样激烈。这是一场宏大的实验,与华尔街的信念背道而驰。华尔街认为,最优秀的劳动力是那些被残酷剥削和无情淘汰的人。

  巧合的是,Alphabet 的举动恰好发生在该公司最大的股东之一、对冲基金大亨克里斯托弗・霍恩 (Christopher Hohn) 与皮查伊沟通的时候。霍恩多次公开抱怨 Alphabet 应该大幅裁员,他曾写道,目前 6% 的裁员只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小步”,他主张裁员 20%。霍恩还抱怨工资太高,在“其他赌注”上花了太多钱。当然,布林和佩奇保持多数有投票权股份的全部意义在于,他们不必与股东就裁员或降薪而争论不休。

  虽然剩下的谷歌员工仍然收入丰厚,可以享受诸多福利,但上述改变很可能会促使部分人探索其他选择。尽管皮查伊及其团队本周在全员会议上试图为谁该被解雇进行辩护,但许多员工仍然不知道为什么 X 部门要裁员,而 Y 部门却在增加招聘。但可以肯定的是,Y 部门和公司里的其他人 (可能除了 AI 专家) 现在对自己的工作安全也不那么确定了。一名长期从事软件工程的工程师表示:“感觉就像公司发生了转变,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解雇。我确实有一种感觉,即使是那些长期表现出色的员工被留下来,现在也要小心行事了。”

  在备忘录中,皮查伊承诺谷歌将继续“健康地对待不可能,这从一开始就是我们文化的核心”。不幸的是,事实证明,要做到这一点,不裁员几乎是不可能的,这可能会吓坏留任者,并让人质疑该公司的独特价值观。

  2011 年出版的《In the Plex》一书中,据称布林和佩奇不愿意让谷歌上市。虽然最终谷歌进行了 IPO,但佩奇和布林选择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做。谷歌与华尔街在价值观方面展开的较量,体现了其创始人对传统束缚、非理性美国企业文化的反抗。

  佩奇和布林起草了一封致潜在投资者的公开信,用简洁的语言解释了为什么谷歌是特别的,因此其与股东的关系也将不同于其他公司。佩奇在 2004 年 4 月 29 日发布的信中写道:“谷歌不是一家传统公司,我们也不打算成为传统公司。”这是对潜在股东的明确警告:请系好安全带!

免责声明: 激光网遵守行业规则,本站所转载的稿件都标注作者和来源。 激光网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激光网”, 不尊重本站原创的行为将受到激光网的追责,转载稿件或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辑修改或者补充, 如有异议可投诉至:Email:342 4350 938@qq.com